合众汽车大股东有意退出造车 新一轮融资进展顺利

前几年轰轰烈烈的造车新势力,2018年下半年势能急转直下。巧合的是,背靠地产大佬的多家新势力造车都不约而同地遇上了“麻烦”,恒大入主的法拉第、宝能接盘的观致汽车发展都不甚理想。而近段时间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则是深处旋涡之中的合众新能源。

大股东有意退出造车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近日合众新能源法人代变更方运舟,后者也是合众新能源创始人,这被外界解读华夏幸福有意退出造车。合众新能源相关负责人则在中国网汽车记者的书面采访回复中第一时间给以了明确否认:“合众新能源的市场化融资正常进行且比较顺利,由于过程中行政流转需求,做了法人代表变更;这是新创企业很正常的法人变更流程。”

其实,大股东若真决定此时退出,却也并不意外。造车似一个疯狂烧钱的“无底洞”,而这或远超出了“背后金主”所能接受的范围。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说过:“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预计下季度公布新一轮融资

合众新能源是由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等企业于2014年合资成立的初创企业,注册资本近6.3亿元,创始人原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方运舟,其曾在奇瑞新能源项目上耕耘10年,是该项目的“4人小组”成员之一,而后师从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执行副理事长欧阳明高,后者可谓是中国新能源的元老泰斗。

2017年12月,合众新能源获得知合出行12.5亿元注资。作合众新能源的第二大股东,方运舟则担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和发展。此外,合众新能源已经拿下中国第13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属于国内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造车资质的价值几何?作参考,获取造车资质,拜腾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汽华利100%的资产,但背上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和5000余万元的员工未结算工资;车和家则耗费了6.5亿元才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揽入怀中,同样也是了获得宝贵的造车资质。

伴随此次合众新能源企业法人变更的是,彼时的大股东从原来第一的位置退了下来,同时宜春市金合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正式入股合众新能源。宜春金合股权投资公司成立于今年10月22日,注册资本15亿元,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持股比例约99.93%。

记者还发现,自去年知合出行12.5亿元注资之后,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合众新能源便没有再获得过新的融资。作还处于烧钱阶段的造车新势力,合众新能源下一步的融资就显得尤重要。合众新能源也第一时间回应中国网汽车记者称:目前公司融资一切进展顺利,预计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内会公布。

 活下去靠产品说话

不论是给未来融资打算,亦或企业更长远的发展,最终都是要靠产品说话。2018年,合众新能源汽车明显加快了造车步伐,6月1日哪吒汽车品牌正式发布,而后进入工信部的新能源产品目录。再到今年11月的广州车展,合众新能源旗下哪吒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型——哪吒N01正式上市,其定位一款纯电动SUV,指导价12.68-13.68万元,补贴后价格区间5.98万-6.98万元。  面对蔚来、威马等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咄咄逼人的交付攻势,合众新能源称,正在积极进行首款量产车哪吒N01上市后的用户交付。合众汽车总裁张勇预计今年的交付量不会超过2000台,这归因于供应链体系。

更大的考验是,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年退坡、传统车企的强力反攻,混动、插电式混动、增程式混动等新能源汽车的登场,这都将进一步对合众新能源等造车新势力形成不利的局面。合众新能源也坦诚,补贴退坡对价格敏感型的用户群体影响还是有一些,对企业经营压力确实是进一步加大,但企业部分成本可以通过规模、通过内部摊销、通过这种服务创新来消化。

时间、资本、市场等都要求造车新势力拿出一款强有力产品抢占先机,企业才得以维系。哪吒N01成功以否或将对合众新能源至关重要。车和家CEO李想曾道出了其中的原由:“我们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如果一次不成功,其实再也没有出牌的机会了。”

 结语:谈企业战略对于合众新能源恐时尚早,接下去融资、新车交付等都将更是当务之急。任正非尚且说过华最基本的使命是活下去,新势力造车面临的挑战只会更多,用“九死一生”或都不足以形容。

本文地址:http://auto.gasgoo.com/News/2018/12/250820172017I70080157C102.shtml